第31个国际戒毒日系列报道:吸毒女教师的自我救赎

  开栏语:我国现行禁毒法规定,对于吸毒成瘾严重,通过社区戒毒难以戒除毒瘾的人员,公安机关可以直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。在国际第三十一个戒毒日来临之际,毒品的危害和戒毒的宣传再次被人们关注,尽管毒品的类型和戒毒的人数有了新的变化。然而,高墙下,陌生的面孔总是重复着一个个支离破碎的人生。


  入所教育、身体戒毒、安全生产……戒毒人员在强戒所真实生活如何?在今年的6.26来临之际,西部网、陕西头条推出《毒品侵害的人生 记录救赎与重生》系列报道,记者深入陕西省女强制隔离戒毒所、陕西省长安强制隔离戒毒所,与戒毒人员面对面,倾听他们的戒毒故事,讲述涅槃重生。

111.png

  经过三个月的强制戒毒,余清(化名)对未来生活充满期待。


  入强戒所之前,她是西安市一所小学的班主任,受学生爱戴,受家长尊敬;她是父亲眼中好女儿,孝顺听话;如果不是冰毒,余清(化名)或许会继续从事她引以为傲的工作,或许已经组建了家庭,幸福的生活。


  爱情受挫 她第一次“溜冰”


  然而没有如果。2011年,时年35岁的余清是西安一所小学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,工作认真负责,每天面对一群可爱的孩子们,让她的生活充满阳光和动力。然而,已经买好婚房,正在筹备婚礼的过程中,余清跟男友分手了。


  在余清三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,之后她一直跟随着父亲生活。“我从小就憧憬着有个家庭,有丈夫,有孩子,这一次分手对我打击很大,心情低迷了很长一段时间。”工作之余,余清和朋友经常去酒吧。


  在朋友的“相劝”下,余清第一次接触到冰毒。那段时间,原本就浑浑噩噩的余清失去了理智,第一次拿起锡纸,吸食那刺鼻的气味。“朋友说吸完这个可以解酒,还能减肥,我当时没想就吸了,对自己已经自暴自弃了,只要不那么痛苦,无所谓了。”余清坦言,从此之后,她的所有自制力和好习惯就瓦解了,也不再与外界多交流,总习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工作压力大,有烦心事,她第一时间拿起冰毒。


  “冰毒成了我的情绪释放剂”


  吸毒的日子,余清并没有辞职,在学校的表现,也和往常无异。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,什么东西正在慢慢被改变。原本打算第二天办的事情,她再也不上心了,从未请假过的她,经常向领导请假。“为了寻找刺激感,我会在有很多工作,比如备案的时候吸毒,那样精力会很旺盛,连续好几天都不睡觉,一直到把工作做完。”然而这种快感并没有持续多久,亢奋过后就是持续的嗜睡和萎靡,只要停止吸毒,余清就感到没精神,经常睡不醒,干任何事情也没有动力。


  很长一段时间,余清都要在周末休息的时候吸毒。“冰毒甚至成了我情绪的释放剂,一有不如意,我都会吸上两口。”原本以为隐藏的很好,一次偶然的机会,吸毒的事情还是被父亲发现了。因为出差提前回家,父亲发现了在卫生间“溜冰”的余清。“父母离婚后,我跟父亲的关系一直没有很亲密,但自从父亲发现了我吸毒的事情,他对我非常关心,让我感受到了久违的父爱。”父亲的温暖让余清下定决心想要戒除毒瘾。


  有一次暑假,余清远离了西安的“毒友圈”,一个人跑到苏州,在朋友的帮助下戒毒。“我当时就下定决心戒掉毒品,回去好好上班,好好孝顺父亲,连续两个月没有吸一口。”回到西安,回到曾经的圈子,经不住劝的余清复吸了。


  “我曾答应我爸要戒掉的,同为老师的他觉得我这样下去不行,可是我控制不住,经常欺骗他,现在想想特别对不住他。”


  戒毒了人生才有希望


  今年3月份,余清在联系同在吸毒的朋友时,被公安机关抓获了。“我在强戒所里的所有时间,都是在悔恨中度过,后悔自己碰了毒品。因为毒品,我失去了我人生最如意的工作,变得一无所有。”刚到强戒所时,余清心灰意冷。


  入所三个月,余清和其他戒毒人员一样,经历了入所教育,道德教育以及康复训练。强戒所的管教队长跟她一对一谈话,心理辅导员跟她一对一沟通,逐渐打消了她的疑虑。“我现在想通了,只有彻底戒毒了,我的人生才有希望。”余清不再担心恢复自由后的生活,也不再害怕未来可能丢掉的工作,她相信戒掉毒品后可以创造美好的生活。


  “捡起以前的工作,继续做完未完成的事业,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吧。”在说这句话时,余清的眼神坚定有力,转而浅浅一笑“还有就是找一个好归宿,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”。


标签: 国际戒毒日 报道

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合作伙伴 人员招聘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人员查询 在线排版